南通铁星桥历史和变更

民国初年,经过张謇先生十数年的苦心经营,封闭了上千年的江北小城南通原有的格局发生了很大变化。比如,南濠河的西岸,原来是一片与老城隔河相望的荒郊,随着南公园桥的建成,它与老城区逐渐连成了一体。不久,这里建起一条新兴的商业街,取名为“桃坞路”。之所以有这样一个富有诗意的名称,是因为桃坞路东头的濠河岸边曾经遍植桃树,每到春天,桃之夭夭、其华灼灼。后来,桃坞路上那家桃之华旅馆的名字也缘于此。

东西向的桃坞路并不长,大约只有短短500米,但是,它却是那个年代西风东渐的代表。街道两边是郁郁葱葱的法国梧桐,桐荫下掩映着连片的西式二层建筑——楼下是商铺,楼上是住户。那时候,大多数中国人还没有见过汽车,可是,桃坞路上已经有了加油站,以及“壳牌”石油的广告牌了——这条商业街的前卫可见一斑。

桃坞路西头折向北是另一条商业街,叫“铁星街”,街北头是宽阔的任港河,与桃坞路同时期建起来的铁星桥就架在这条河上,它使桃坞路商业区与城外的将军巷、盐仓坝居民区形成了一个整体。

民国年间,铁星桥是一座木桥,1955年经历了一次大修,1970年改建为钢筋混凝土结构。1987年,铁星桥被运输船队撞毁,于是,在老桥西侧重建。不过,根据任港河的流向和交通的需要,新建的铁星桥走向由当初的南北向改成了东西向。

随着一条条公路的建成,南通城里开始有了公共汽车的身影,后来,又开辟了长途班线,可达启东、海门、如皋等地,而这些从美国进口的汽车的起始站点都在铁星桥畔。在那个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刚刚覆灭才几年的时代,铁星桥畔的这道风景无疑是开风气之先的。同样,铁星桥下、桃坞路旁的更俗剧场也是引领时代潮流的。

作为实业家、教育家的张謇从艺术审美教育的角度,敏感地认识到“教育以戏剧为易观感”,于是,1919年,在戏剧大师欧阳予倩的提议下,他创办了旨在培养戏剧人才的伶工学社——这是中国第一个戏剧专门学校。

同年,张謇先生又在桃坞路西端建起了更俗剧场,其名称的含义在于更改旧俗、树立新风。这个剧场由南通籍著名建筑大师孙支厦设计,外形呈马蹄状,由观众厅、舞台、四合院式的演员宿舍和救火会停车场等组成。观众厅分上下两层,1200个座位;舞台底部放置十几只特大号砂缸,形成共鸣音响;舞台上空装有横向天桥三道,台底有三条纵向通道,使舞台上的演员可表演“上天入地”的特技。

更俗剧场是改良戏剧的实验基地和通俗教育的良好课堂,曾出现过京剧、昆曲、话剧三个剧种同台争艳的局面,程砚秋、谭富英、杨小楼等一批大师都曾来此献艺。

更俗剧场建成后的第一次辉煌当属1919年12月,那次,张謇力邀京剧大师梅兰芳来通。首场演出,梅兰芳拿出的是他倾尽毕生心血精雕细琢的杰作《贵妃醉酒》,当那句“海岛冰轮初转腾”甫一出口,如痴如醉的观众即报以满堂喝彩。那个初冬的夜晚,更俗剧场内暖意融融,其乐也融融。后来,梅兰芳又曾两度来通,在更俗剧场演出,并和欧阳予倩同台献艺,这南北两大家的珠联璧合一时传为佳话。后来,更俗剧场大门楼上两人会晤的那间屋子被辟为“梅欧阁”,以纪念这段梨园盛事。

风华绝代的梅兰芳不仅打动了南通人,也打动了张謇。那时,梅兰芳每次来通,张謇不但亲自出城迎接,并安排在自己的寓所濠南别业旁的花竹平安馆下榻,而且每演必看,每看必赋诗一首相赠。此外,他还为“梅欧阁”手书匾额,且撰联一副“南派北派会通处,宛陵庐陵今古人”。张謇的厚爱让当时只有25岁的梅兰芳十分感动,在一首回赠诗中,他深情地说:“人生难得是知己,烂贱黄金何足奇。毕竟南通不虚到,归装压满啬公诗”。

转眼间,近一个世纪过去了,当年舞台上的莺歌燕舞、婉转长袖早已作古,当年那领异标新、美轮美奂的更俗剧场也湮没在岁月的尘埃中。然而,春暖花开时节,桃坞路头、濠河岸边,昔日的桃花依旧灼灼其华;铁星桥下,会得离人无限意的依依杨柳,也仍然在风中摇曳,婀娜多姿、风情万种。

赞(0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老南通 » 南通铁星桥历史和变更

相关推荐